借尸还魂的杨宝荣

发布时间: 2019-11-28 12:07:03 来源: 励志妙语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75

真的我已经决心当没认识过杨宝荣,反正电话号码也删了,微信也删了,现代人只要没了这两样就可以彻底从一个人的世界消失。更何况我现在还有阿飞。我和阿飞吃完晚饭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我坐在后排座位的中间,阿飞坐在了右边。窗外的雨越发大了,一缕缕地从车窗外斑驳而下,师傅也保持着安静,甚至没有开收音机

借尸还魂的杨宝荣

  真的我已经决心当没认识过杨宝荣,反正电话号码也删了,微信也删了,现代人只要没了这两样就可以彻底从一个人的世界消失。更何况我现在还有阿飞。

  我和阿飞吃完晚饭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我坐在后排座位的中间,阿飞坐在了右边。

  窗外的雨越发大了,一缕缕地从车窗外斑驳而下,师傅也保持着安静,甚至没有开收音机。车厢里的空间突然有了奇妙的私密感,我透过城市的街灯盯着阿飞的眼睛,车厢微微地晃动,我挨着阿飞,说要我坐过去点吗?阿飞说不用。

  阿飞并没有回眼看我,眼光躲闪地看向了车窗外,嘴角好像含着笑意。我无可避免地又看到了他的侧脸,是那么像一个人。其实严格来说,他们长得并不如何相像,只是透过灯光的阴影,他的睫毛长到有点过于引人注意了,高挺的鼻子恰到好处地让轮廓显得十分赏心悦目。

  我忍不住说阿飞你长得真好看。

  阿飞终于回过头看着我,试图抓住我放在他身边的手。我装作没意识到地坐回了左侧座位,一言不发地盯着窗外。

  这一刻我后悔为什么要约阿飞出来吃饭。

  两个小时前我站在天桥下,看着阿飞一瘸一拐地走下来。

  天桥犹如一具恐龙骨架蹲踞夜空,桥下的车流几乎是无声无息地穿梭着,江边来的风轻轻吹过,我打了个寒颤,看见阿飞高高的身影像天桥上移动的一个坐标,面目模糊。

  我走上去问:你怎么脚受伤了吗。

  他说我打球崴脚了。

  我说那就不用出来接我了,在店里等好了。

  他说没什么也不是很远。快排到号了。

  我说你到很久了吗?

  他说还好。

  我跟着阿飞,见他拖着受伤的脚往天桥上走,我脑海里想起了可笑的比喻,觉得这像是一只中了箭却被逼逃命的动物。这时突然下起了雨。我讨厌杭州的天气,总是和你的心情相反。阿飞立刻给我打起了伞。

  我说,你还带伞了。

  阿飞说,是啊我出门之前查了天气预报。

  我太年轻并不懂男人,或许我跟杨宝荣接触实在太久,以为所有人都是一样的王八蛋,如果下雨杨宝荣或许会让我脱下外套给他遮雨。我忘记世界上还有阿飞这种人,这甚至让我受宠若惊了。

  但这越发衬托得我狼心狗肺,虽然我自认为这是很正常的年轻人交往,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变得特别沉重简直无法抬起头来直视前面的路。我本就不是擅长处理这种情绪的人。

  我盯着地面,眼见阿飞的白球鞋踩在路面上弄脏了,他一瘸一拐地走着,温和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抱怨,甚至有一丝我自以为是的甜蜜。

  “如果他不是阿飞就好了。”

  我的脑海里冒出这个念头,又立刻想把有这个念头的自己杀死。

  阿飞什么也不知道。他慢慢地走着,也许因为在深夜,这一切让我觉得格外温柔。

  我说阿飞我背你好不好。

  阿飞笑了起来说你这小身板就算了吧。

  我说我健壮如牛。

  阿飞哈哈大笑。

  沉默几秒之后,阿飞突然说很多成语都太色情了。

  我说什么成语。

  他说开怀大笑。

  我哈哈笑出声来,说还有吗。

  他说还有袒胸露乳。

  我说这个普通了再来一个吧。

  他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都不知道害羞。

  我说你可滚吧,心想这句话为什么这么熟悉。

  之后的晚饭吃得也很顺利。

  此时我坐在车厢里,阿飞见我突然移开了不知作何反应。我察觉到阿飞在不时看我的脸色,有点过意不去,就主动开几句玩笑,他也马上活跃了。于是问我现在还早要去看电影吗。

  我回过头看着阿飞,说看什么电影,难道你喜欢我吗?

  这一刻我终于感到惊恐:杨宝荣,在我的身体里借尸还魂了。

本文标题: 借尸还魂的杨宝荣
本文地址: http://www.lzmy123.com/jingdianwenzhang/105537.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励志妙语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美好的瞬间《都挺好》大结局:那些不被原生家庭认可的人,都有同一种渴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