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难安

1 志远的意识恢复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只狭小的铁笼里,拇指粗的钢筋足以承受任何外力。笼门已经锈住,铁锁上有一层深褐色锈斑。他上身赤裸,露出柔软的腹部,昏沉光线中显出一抹柔和的白色,带着奇异腥味儿的毛巾嵌在口中,而他的四肢也被布条捆在栏杆上,稍稍移动一 ...

远乡迷离(一)

在有限的选择里,人只能够凭本能做让自己相对舒服的选择。 我是他的童养媳。已经不记得是什么年纪被卖到这个村子里,他比我小,在这个家,我要照顾他,早上给他穿衣,打水洗脸,喂他吃饭,帮他妈妈干活,晚上还要帮他脱衣,等他睡下了才能去睡。他妈妈有事出去的时候我 ...

走出苦难的一个女人

第一章 从小就读书很好全校第一名,因为9岁就没爸;家里有9个孩子;最大的姐姐才18岁…家里的一切都是要妈妈去应付了,当时妈妈也很无奈,她吞吞吐吐的跟我们说:“你跟哥哥只能一个去读书,而另一个就是上山干活 。”那时候重男轻女,后来让比我大一岁的哥哥去读,而我 ...

“流氓”气质

相传,有一位美女看见施耐庵文质彬彬的,以为和君子谈恋爱很有趣。有一次,施耐庵不小心碰了一下这个美女的手指头,这个美女心里是喜滋滋的,但还是本能的打了一下施耐庵的手,并脸上笑出一朵花来假惺惺的说了一声“流氓”,施耐庵的脸一下子就绯红了起来,像做了一件 ...

下一段幸福

???????????? ?张局退休后,和妻子回到老家乡下。每日栽菜种花,养鸡逗狗,悠哉悠哉,日子一晃半年过去了。这些日子,张局有时会盯着话机若有所思,有时会看着茶杯叹气。老伴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私下忍着不在张局面前表露出来。 ?这天一大早,拾掇了些土产,说是检查 ...

我还不老

四月的春城,就像孩儿的脸,虽然不是一天变三变吧,但也是阴晴不定。忽而阳光明媚,路上的积雪化成了溪水,一不小心就会溅起行人一裤腿的泥点。忽而气温下降,雪花飞舞,化成溪水的路面结成了薄薄的一层冰。路上的行人会小心翼翼的像一个个的小脚女人,生怕不小心就会 ...

三个城市女人的风采

城市的繁华与美丽,给人们带来了生活上的便利。A、B、C城女人的故事,她们三人给人们演绎了以下的感人故事经历。 A城,临近南海,朝向太平洋,南亚热带及热带的气候,在日月的时间里常侵蚀这座酷热而又潮湿的城市,她来到A城时间已有足十年了,女人爱打扮,爱梳妆,过 ...

黄昏畸恋

古稀之年的王元含退休多年,妻贤子孝,家庭生活幸福美满,自己身体硬朗,无忧无愁,安度着晚年。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被社会上传闻的老牛吃嫩草的风流韵事,诱惑得有点儿心神不宁起来。 一天,王元含在公园遇到了过去的同事刘三塘,刘三塘的臂弯里竟然挎着一个靓丽的 ...

有尔存焉,得尔我幸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足够的壮烈,可那只是久远的传说,王宝钏寒窑苦等十八载,她的爱情也足够的感天动地,可那也离我们太久远,看别人的爱情故事,总会无意间将那些画面联系到自己身上,也希望自己可以如此的爱一 ...

一套房

那天,天还未亮,雪花在肆意地飞舞,柱子静静地倒在了地上,殷红的血晕染了身旁的积雪。当花儿闻讯赶到时,他已长眠,花儿摇撼着柱子冰冷的躯体,嘶喊着,泪如若涌:“你答应过我的你要给我一套房,你昨晚又说了一遍你快醒过来啊,男人要说话算话……” 话得从头说起, ...

指标

这段时间计生工作抓得很紧,会上乡长定下了计生指标,平原村五个。 从听到任务到现在,村长胡喜贵一直在想:整个平原村也就四对夫妻生有双子女,是计生对象,还有一个指标怎么办? 村妇女主任曹圆见胡喜贵一张苦瓜脸拉得老长,知道他是为计生指标的事犯愁,就嬉皮笑脸 ...

抢手货

我这人,向来能熬夜不能起早,早晨必须睡到自然醒。孩儿爸说纯粹是他把我惯的,这话不咋好听,却也是实情。无论春夏秋冬,只要他在家,做早饭或买早餐都是他的活,好像已经天经地义了。 单说这几天,我这“自然醒”是彻底变成了“吓醒”,原因是孩儿爸的手机每天早晨都 ...

挑挑担担的命里感言

见连走路都东倒西歪却仍走里走外不着闲忙活的老娘,俺心底要说不好生难受那是假的。假的虽是假的,然伪装还要尽力伪装。老佛爷面前,哪个敢于不去伪装成俯首帖耳唯命是从的孝子贤孙呢? 此际,老娘正一如既往费劲巴力地缝着“八分”。这不三个月前,老娘眉飞色舞地告诉 ...

瞎子好公

无儿无女的瞎子好公大清早戳着根拐杖“咚、咚、咚”地去找村民小组长郝明说事。 郝明笑着对瞎子好公说:“在西岭头上安个路灯,村上没钱。” “没钱不能叫家家户户凑啊?”瞎子好公回道。 “哪家愿意凑?你管这么多闲事干啥?”郝明有点不耐烦地反问瞎子好公。 瞎子好 ...

三生石

前世,他是仙,她是妖 他为了她 与天为敌 和她共赴黄泉 而她 孑然一身 亦与他生死相依 奈何桥畔 他夺下她的孟婆汤 一饮而尽 他说我许你三生 不许忘了我 …… 1.今世他为天子,她为贵妃。她还记得他,他却忘了她。她说:“你还记得阿磊吗?” 他说:“你梦中喊的楚泽是 ...

童趣

“老师,我们想和你郎一起做游戏。” “好 ...

小镇的回忆

浪花,冲刷着江边的小卵石,哗哗地作响。小镇又迎来一个喧嚣的早晨,女人们陆续提着木桶到来江边洗衣服。几十条大小不等的木船停泊在江边,男人们在匆忙装卸着各种货物。小渔船也争先恐后,卸下了一筐筐刚刚捕捞的鱼。 从对江来赶早市的船也陆续靠岸,人们提着大筐小箩 ...

风铃 第二章

我喜欢风铃,白色的,彩色的,我都喜欢;我喜欢她,是我的,不是我的,我都喜欢 我是一个复读生,一个高考落榜的学子,在我老家,复读是失败的一种体现,而我自然就成了为失败者中的一员。 至始至终我都认为读书是一件很乏味的事情,封闭的教室,封闭的校园,封闭的人 ...

一个乡下故事

讲一个乡下故事。 很久前,这里雨调风顺,无祸也无灾。人们种谷牧羊,很是日子过得小太平下的安静,村子玩童都在河边长大,鸟的鸣唱教他们第一首歌,河里的鱼捉在手上,他们并不喜欢草丛里毒蛇,常常拿相似鳝鱼用火来烤吃。他们都长大了,长在安静无祸也无灾的过去日子 ...

三个人

阳光当头照,郊外公交车的站棚下还是很热的,还不时的一阵热浪,这是最热的六月份。站棚后旁边有冰棍铺子,东边有棵大槐树,旁边有口老式的压水的井,有三个老爷子和四个个中年在一旁的石桌上下象棋。 远处小跑过来了一个人,看样子难受极了,戴着手表的右手也放在眼睛 ...

老图进城记

一、 老图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种了一辈子地,到老了,还是闲不 ...

写在村子的诗歌

村子很老,老得连什么时候命名为阴阳庄的名字也记不起来。我一直在这里生活,二十八根岁月的弦,也如年月一样老去了。最近,因一件举报黑社会暴力案子,让我苦闷得是什么年月日子也记不起来了,我的惆怅长满了荒草。偶儿,有荒草堆里惊鸟飞出,向云空箭影而去。 许久, ...

杀 手

夜幕降临,城市的灯光悄然泛起,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散去,灯光更亮了。穿行于灯光下的人们没白天看起来那么疲惫不堪,脸色十分光洁,大概是灯光的效果吧,也可能是一些人的夜生活提前开始——化了妆。 天黑了,请起床——这种生活对少部分人是一种常态。 时值深秋,偶 ...

憎恨仇视的黑夜

那晚,我坐小区院子里。 天空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只是一片睡着的沉寂,沉寂的黑很快眷属我一个回忆。我本来没有打算触摸的一些事的影子,它们可不是闲来的客,来乘我一个偷闲的夜。我仿佛很快痛苦于一阵阵痉挛似的这些客影,望着周围这些死寂的黑,树影也没有,落叶 ...

刘教授的红酒

凉风悉袭,从窗外飘进来。 推开窗。他坐在一把真虎皮转椅,转了180度,后取出一瓶法国白兰地洒,小口呷着,渐显红润起来脸色,正好对着是装饰水晶吸顶灯,象他凸起的眼睛一样血红。当然,他是不知道那灯流出的是红光泣哀,象干涸掉的颜色,他继续把味红酒中升起头脑神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