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天意

很多爱情,来没有征兆,去也没缘由,爱总会在不经意间撞入,又在忽视中失去,来时无比浪漫,去时劳燕分飞。爱,能让人兴奋、快乐,同时又让人沮丧、颓废,爱很唯美,却经不起时间和岁月考验。 静秋是一个爱好文字的人,他并不喜欢网络,只是有一天偶然在网上看到优美的 ...

在这个世界里,有着无数的网,你可以想象有无数的蜘蛛慢慢吐丝,凝结成一张张巨大的网,纵横交织着。不远处,一个皮影戏的人夹着小木棒,细细的绳子牵引着线上的木偶,突然线段了,木偶狠狠地摔倒在地。人的命运犹如木偶,被命运这根绳索紧紧地牵着,不得自由。 深夜, ...

橙子说

九年前广州荔湾三月,那一日天色暗淡,有雨。 街角的旧报纸任凭风刃两段,广告牌上的标语写着——“发丝与美,属于同一种语言”。门外女人嘴里的香烟,一口诗与远方,一口回到尘世间。我手中的雨伞,遮不住一些从前,却将雨水隔绝成一个短篇。 橙子说:“香烟吸的不是 ...

感情的天平倾向谁

81年,师范刚毕业的我主动要求来到了大山腹地的前王中学,这里条件艰苦、学生基础薄弱、师资缺乏。我这个新来的“秀才”身兼数职,主教数学,兼教音乐、政治并担任班主任。 数学课我讲得活龙活现,枯燥的抽象变得具体生动,谈数变色的学生也渐渐爱听数学课了。我爱数学 ...

枫叶红了

一、安之 又是一个天高云淡的秋日。 莫白说,这样晴好的天气,最适合去香山公园看枫叶。 莫白钟爱枫叶。他说,枫叶是一种精神象征,象征着坚毅、人生的沉淀和情感的永恒。 莫白还给我讲了关于枫叶的传说——在枫叶落下之前就接住枫叶的人,会得到幸运;能亲眼目睹枫叶 ...

我的快乐就是想你

我的快乐就是想你 生命为你跳动 等待再相聚, 你是我的baby 不让你委屈 你是我的最爱 无人能代替 你是我的最爱 无人能代替 ------摘自陈雅森演唱的《我的快乐就是想你》歌曲 很欣赏柏拉图的永恒……只要爱的人得到幸福,这份爱就会永恒!如若不能有交点,那我愿意再等 ...

七夕的情人

首先得说清楚,我不是一个小家子气的人,但我却是一个怀旧,懂情调的人。 我喜欢过节,特别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节日,就比如说情人节,外国有个情人节,我们中国自己也有个情人节,据说中国人的情人节比外国人的情人节还要早。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更多人只懂外国的情人节 ...

违章记录

宋大嘴子蹲在烤地瓜炉子后边,跟烤毛蛋的马老四闲扯。他的胖媳妇带着一身肥膘呼哧呼哧地颠着小碎步朝这边跑来,大老远见地瓜炉子旁没人,扯着沙哑的嗓子嚷起来:“宋大嘴子、宋大嘴子!你他妈的钻哪去了?” “唉?唉?喊啥呀,是发情了,还是找干爹呢?我在这儿呢 ...

一把天堂伞

淅淅的风刮着,沥沥的雨下着,树木仿佛挣脱了那层束在自己身上的憋闷和燥热显得有精神了。一丝清凉绕着行人调皮地打着转。人们贪婪地吮吸着久违的清新和凉意,任凭风雨打湿自己的衣衫。车声、行人声伴随着道路旁的喇叭里传出的乐曲声倘佯在杭州上城区的街道里,流畅而 ...

营房前的玫瑰

我们三营营房前台阶下水井旁有一丛玫瑰,长的纤细瘦弱。虽然我每天的精心呵护,在此刷牙洗脸时不忘浇上一把清水。可就像一个老长不大的孩子,让人生恨。三年后的一个早晨,我刚从师部集训回来。终于看见它开出一朵绚丽的紫红色小花朵。我欣喜万分,对着花说:我离开才三 ...

我的神婆婆

所谓的神婆婆。是我爷爷的亲弟弟的妻子,我管她叫婆婆。她出生在十九世纪末,成长在二十世纪。她身材纤弱细小,慈眉善目,头尖脚细,大门不迈,小门不出,是个标准的农家主妇且是个文盲连谱通话都听不懂。可她却有超凡的本领,会借助神灵的能量未卜先知,常救人于危难 ...

血溅周店

一、反攻号角 河北周店位于京汉铁路以西,太行山以东的山区与平原的结合部。它西接我平西抗日根据地,东连冀中抗日根据地,北接大青山抗日根据地,是不折不扣的交通要道。除此之外这里还盛产铁矿石、石灰石和优质煤炭。为了方便运输这些矿产,从京汉铁路又修造了一条支 ...

如今孩子真没礼貌

下午四点多钟,斜阳不温不热地照着。从医院出来,在某超市门口等公交,突然来了群带着红领巾的小学生。心想:今天碰上这伙小皇帝和小公主肯定得站着无疑。说实话,我非常讨厌现在的孩子,个个娇生惯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他们每天的状态都淋漓尽致地表现着人类最本 ...

李三

一 李三的妻子产假要休完了,双胞胎的两个儿子谁来看成了问题。 他便和老婆商量找个保姆,妻子也点头同意。她的母亲没有时间看孩子,在机关上班。第二天李三便说单位的同事在乡下给找了一个保姆,妻子有点担心,“能行吗?多大了?” 他说:“五十来岁吧。”妻子便说: ...

烈酒里的柔情

一 她从小是一个文静而柔弱的女孩,身体很消瘦,头发微微参着一丝浅黄之色,眼睛很大,很亮,肤色不像一般女子带着水润的光泽,看上去不是很白皙的那种。人很聪明,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是可以找出很简洁的方法来处理复杂的问题,在学习中解题的思路很独特。见第一眼的时候 ...

三道堰

瘦骨嶙峋的他站在“镇河塔”上,遥望迤逦前行的千里淮河,感喟不已。 他知道这塔立自宋朝,几经水毁而重建,可见塔并未镇住千里“洪魔”,实现人们镇妖除怪的祈盼。他知道自己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历经苦难来之不易,视野中那三道堰的雏形都是血与汗交融的结果,都是鲜活 ...

野蛮生长

一、 张茹不喜欢骑电瓶车去集市上买菜,因为她双手的力道不够,总是觉得架不住车头。镇子唯一的集市距离村子有七八里路,山脚下的路不太好走,都是土路,骑着车走在上面有些颠簸。张茹平常去买菜,也都是骑家里那辆大梁自行车,虽然脚尖够起来比较费劲,但车头好掌握, ...

风沙

风的离开是沙的悲哀,还是自己的不应该? 风始终带不走沙 不是沙不肯走 不是风不肯带 只是命中注定 风迟早会累的 总有一天 它会把沙留下 自己一个人走的 沙悲哀的留在途中,日夜的思念和回忆曾经风带给它的伤。直到有一天,来了龙卷风,轻狂的龙卷风许下了要带走沙的诺 ...

龙抬头那天

(一) 公元2019年2月27日,农历二月初二,星期一。 “二月二,龙抬头,风雨顺,又丰收。大仓满,小囤流,好年景,春开头。”于冒林老爹一边唱着民谣,一边按着当地的风俗,在春龙节这天用草木灰在自家的院子里,画一个圆圈,打个十字架,里面撒点麦子玉米高粱谷子大豆 ...

康司令的心声

个子瘦小的康司令,腿脚不便,年近古稀,可斗志依然昂扬,干什么都风风火火,仔仔细细,从青年到如今一贯如此。 不信,你看康司令的作息。 早晨6点一咕噜爬起来,撒尿刷牙洗脸等一气呵成,十分钟内完成,从不拖泥带水。然后牵着爱犬,到教场里巡视,既是为了发现问题, ...

刚一入学,他张强就被冠上了一个“贼”名,这名声被传得特别广,从此他没了朋友,连老师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这名声源于开学的第一天,他挤在长长的报名队伍里,突然又有人高喊:“我的钱……我的钱不见了。”不多五百块,正好是报名费,所有的同学都看向声音的来源, ...

捉上天庭

2019年的大年初四,小白兔一家欢天喜地,城里的几个姐夫和几个外甥全都去院子里放炮去了,只有胆小的姐妹们和外甥女躲在屋里聊天。 一阵阵鞭炮震耳欲聋的炸响,院子里浓烈的炮烟和火药味滚滚升腾,慢慢飞散开来,直冲云霄。 小白兔热情的给姐姐们拿水果,干果和山楂糖 ...

孝顺闺女

倩的母亲生了三个闺女,三个闺女都是心肝宝贝,从没舍得骂过一句,打过一巴掌。 “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让孩子不顺心,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树大自直,儿孙自有儿孙福,一辈子不操两辈子的心。成蛇成龙随他们自己去。” 三个闺女都长大了,考虑到老大倩脾气太直 ...

真实的被双眼蒙蔽

男人经常出差,出一趟差来回少则半个月多则二三个月,刚是婚后不久,年轻气盛的女人怎能耐 ...

傻楞子小牛

傻楞子小牛,其实他不小,今年刚好是花甲之年。因他有一个牛脾气,只要他认准了的事八头大牛都拉不回。再就他个子矮小清瘦,所以,人们习惯称他为小牛。 说他傻楞子,就是他的言行总与正常人不合拍,使得“到嘴的肥肉”给扔掉,不该花的钱他硬要花。 现如今乡下正进行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