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男人

距离两江尾一江头不远处的茶馆里,一位清秀的姑娘躲在茶馆一个角落,闪动着会跳舞的眼睫毛,左顾右盼。一位帅呆的年轻男子来到她面前,绅士般一手背后,一手按在胸前毕恭毕敬地问:“请问小姐,我可以坐在这儿吗?” 姑娘冷冷的回答道:“不可以。对不起,我在等接头人 ...

坐着轮椅跳舞

他觉得自己就像个魔鬼,为她走火入魔,而她是天使,名副其实的天使,想想魔鬼和天使那差距有多远。 他和她同在一个文工团,她是舞台上了佼佼者,当她在舞台上翩翩起舞,施展舞姿,享受着别人的掌声和欢呼声时,他只能默默地在幕后忙碌,做着无人知晓的工作。或许在她的 ...

山杏

一 天色刚刚微明,山杏就爬了起来,大明不在家,家里的一应大事小情都落在了山杏的肩上。穿好衣服的山杏走到堂屋,站在堂屋仔细听听东屋的动静,这才开始忙乎着做饭,一会儿二蛋要来吃饭。现在正值春耕大忙季节,昨晚就说好了,今早在山杏家吃饭,吃完饭就开始种地。 ...

残缺

一 小柔取到爹赵麦生的活检报告单时,手就开始发抖,觳觳觫觫个不停。待她好不容易稳住手,看清楚上面的字,她连日来的担心终于残酷地被证实了,化验单上明明白白地写着:食管下段鳞状细胞癌中期。小柔的眼泪霎那间就泉涌而出,当着诸多取单子的病人家属的面,她不管不 ...

沉浮

一 江枫扭头看看车里其他人,都是和他一样紧张,看着陡峭山路,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初夏,还带着一丝凉意,中型旅游大巴车正在崇山峻岭中穿行着,山路很狭窄,只够一辆车过去。一个又一个的急转弯,犹如迷宫一样让人头晕。江枫紧紧抓着车座安全把手,眼睛直直盯着车前 ...

爱花的吉嫂

吉嫂把花朵送到鼻子底下闻,闻出一脸花香,一脸灿烂。 吉嫂每天几乎什么事也不做,所做的唯一之事,就是上山摘花,或是去菜地摘花。总之,按季节来罢,外面有什么花,就摘什么花,大朵的也罢,小朵的也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只要是花就可以了。有时,连菜花也摘, ...

一次飞行

到洛杉矶两天了,混乱时差还没全倒过来,以致把去纽约的时间记错,等她晚饭后突然想起,查到行程单,才发现就是今晚的飞机!他大哥替他们打电话叫了出租车,十分钟后到,他们便匆忙收拾行李。 赶到洛杉矶国际机场,也就是当地人称为“LAX”的机场,离起飞时间已不宽裕 ...

姥姥的秘密

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姥姥说的是真的。 姥姥,一周前离开了我们。 姥姥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对妈说出了藏在她心底几十年的秘密。 妈扑进姥姥怀里,嚎啕大哭…… --当时我不知道姥姥对妈说了些什么,以至于让妈哭得那般伤心。直到我要回南方的头一天晚上,妈才把姥姥告 ...

夕阳是酒杯酒水是无奈

一 “叮咚——叮咚——”门铃脆响。 “哟,小宝来了。”刘英一把抓住孙子肥嘟嘟的小胖手领进屋里,“你妈妈咋没来呢?” “我妈妈去上班啦。“小宝奶声奶气,“奶奶,这是妈妈买的大鲤鱼,她中午要过来吃您熬的鱼,妈妈说您熬鱼最好吃。” 刘英随着小宝的手指瞅瞅儿子 ...

今夜我值班

今夜我值班,下午五点接班,明天早上八点钟才能下班。 脚下的高跟鞋踩在了酒店门前的大理石台阶上,发出“踏踏”的脆响,眼睛不经意地看着台阶上坐着的几个人,都换了新面孔,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来告状的。 没等我伸手去推酒店的旋转门,就被人伸手拦住了,“站 ...

拯救

1 站在拥挤的公交车上,老王突然感觉一阵的头晕目眩,眼睛一发黑,就一头栽倒了地上…… “我这是到哪里了?”在老王魂灵被抽空的那一刻,他恍然间看见了一扇大大的门,门上挂着牛头与马面。 “难道自己真的到了地狱?”以往老王喜欢看一些关于鬼神的电视剧,或者电影 ...

到人民家里去

1 我们那时是一帮无聊至极的人,街上的邻居都看我们不起,好像我们是一坨毒。我们却无所谓,照样活得很自在。我们喜欢把黄军帽歪歪地戴在脑壳上,喜欢把鞋子当拖鞋,叭啦叭啦地拖着响。 响过一条街。 或者,我们哪天一齐把头发剃光,个个像百支光的灯泡,突然出现在阴 ...

是你让我懂得珍惜铭惜

女孩与男孩相遇在网络。因为游戏的投缘而相识,男孩喜欢上了女孩。喜欢上了女孩的善解人意、喜欢上了女孩的温柔淑雅、喜欢上了女孩的美丽、喜欢上了女孩文静的性格。虽然他也知道这不现实,可是男孩还是决定追求女孩。男孩心里有了女孩,每天在群里聊天时会与女孩打闹 ...

穿越洛克线

这次穿越洛克线,阿力表现怪怪的。 火车抵达成都,一行十三人开始背包徒步。从木里进山,行走在荆棘丛生的路上,常常手脚并用,一天下来见不到一个村落,见不到一个人影。接近稻城时,阿力觉得胸闷气短,浑身无力。“血压在上升 ...

血见证的爱

第一章 《一》爱在这个冬天开始 那年秋天,男孩和女孩在同一所学校。 即将来临的冬天在那一霎那间变的那么温暖,是因为为爱情的滋润了干涸的心田 那时女孩并不认识男孩,但是男孩却深深喜欢着女孩,可是他一直不敢向女孩表白,因为在男孩心中,女孩永远都是一个公主。 ...

胸口蝴蝶

七爷早年参过军。他扛过枪打过仗,上过前线的呢。身上有子弹穿过的子弹眼儿,有枪林弹雨留下的伤疤。可是,七爷复员后拒绝了享受国家的待遇,他没有留在大城市里。而是,选择回老家,回了他日思夜想的小村庄。 从此,任花开花落,任寒来暑往。七爷一直住在生他养他的小 ...

捡来个洗头女

靠山屯山清水秀,风景宜人,这里的出产的甜瓜和水果极甜,在方园几十里有名,一直是代代山村人的骄傲,但由于山里的交通不好,好东西运不出去,换不来钱,村里人便一直穷着。 好多年轻人受不了贫穷就跑到了城里,没多久便挣钱回来翻盖起新房,娶到了媳妇。一年后媳妇生 ...

玫瑰吟

“啾啾”,鸟鸣声从林子里传来。阳光透过交错的树枝丝丝缕缕倾酒在初春的嫩叶之上。渺渺的雾气在光束中弥漫升腾。地上积满了一层厚厚的落叶,脚踩在上面软绵绵的,窸窸作响。一个身穿黑色风衣长发飘然的女人从不远处走来,一只手拿着一束红玫瑰,另一只手拎着一盒东西 ...

找回朋友

一个朋友,五六年没见,彻底失去联系。有时候,我会想起他,在百度上搜他的名字,无奈名字太普通,如潮信息中,我总分辨不出哪条是他的。 一日,我收到一封邮件,他发来的。说来传奇,他偶然看到一篇我写的文章,其中一个细节只有我俩知道,于是,他认定那个笔名后藏着 ...

十指长甲,淡淡相思随风起

夜,静幽幽的,清风吹过,拂乱了发丝 习惯了一个人校园漫步,习惯了塞着耳机听那些伤感的音乐,...若生命直到这里,从此没有我,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静静的坐在你的身边,还会有多少这样的时间,我要迎着这窗外的光线,牢牢的记住你微笑的侧脸;我说了离别不会 ...

没有下雪的北京、成全了我的爱情

忘记这是第几次坐在这个咖啡馆了。面前的卡布奇诺都快喝完了,蓝怡低着小脑袋,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弹着桌子,眼睛偶尔偷偷的瞟向那个清冷瘦长的身影。怎么办?脸都快皱成一团了。回想几个星期前: 小怡,你说今年冬天北京会下雪吗? 当然会了,才11月呢。 我觉的不会哦 ...

对不起我脏了

世界的某一角落。 女孩问男孩你真的爱我吗? 男孩答爱,非常爱 女孩咆哮那为什么在我吧第一次给了你之后,你要抛弃我?让年仅16岁的我受尽所有人的侮辱与嘲笑?为什么在我吃安眠药后你一次也没去看过我?为什么... 我是有苦衷的!男孩打断女孩的话,抱住头痛苦的往墙角 ...

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红颜知己

这个世界上你们觉得有真正的红颜知己吗?有的人说有。有的人说没有。下面有一个故事告诉了我们大家!他们是在网上认识的。而且也很巧合,本故事属于原创。也可以分享与转载。在此祝大家天天开心。喜欢我日志的和不喜欢的请认真看下! 一天一个男孩子无聊在家上网,突然 ...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八)

那时小鸟肤白肉嫩有光泽 班级里有一个叫陈咸维的同学,非常调皮,我也非常调皮,记得有一次,我和陈咸维在下课的时候到圩北小学东门外的那户人家的东边去打闹,那时,我总是和男同学在操场或是圩北小学东门的围墙外面对面抱着模仿成年男女做那种事的动作。公共场合,一 ...

过去的这二十七年(七)

印象里比较深刻的一次拉着我的表妹小海霞的手,是在我六岁或者七岁的时候,记得那时,三阿姨带着我的表妹小海霞来我家里串门,那时,北边废黄河边的地里许是开始收割庄稼了,母亲就和三阿姨去了田里忙去了,我就在家里和小海霞玩耍。大概到了中午以后,我拉着小海霞的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