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絮语

夜拉开帷幕,我沿着自己心的历程走向今夜。月儿清瘦,风儿冷清。捋一把初春的思绪,将夜的深情慢慢铺展拉开。 多想在这春风撩拨的夜里,只为你抒写一首爱的小诗,温情浪漫,爱意满满,可是却让不眠的心语扰乱了思绪。 黑夜,安静无眠,她张着温情的大嘴,貌似是要吞噬 ...

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我叫张雅茹,25岁,一晃在自己这个城市已经生活了5年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这样平静的过完这一辈子,父母也曾为我制造相亲的场合,可是被我假装不经意的都破坏掉了,我和父母商量、谈判最后我获得了胜利,他们答应不干涉我的私人生活。我是个资深的单身主义者,喜欢自 ...

莼羹

晋朝陆云利用他的字士龙,文学性地自称“云间陆士龙”,从而上海贡献了一个龙的故乡“云间”的美称。东吴被晋灭后,北方世族对北上的南方世族不免有些轻蔑。《世说新语》中有一段对话是王济指羊酪问陆机:“卿江东何以敌此?”陆机回答:“有千里莼羹,但未下盐豉耳 ...

名人难傍

名人难傍 各种各样的讲座,我很少参加。其实,我的想法很虚荣,也很现实,也更坦诚。对我一个快六十岁的一事无成之人来说,不管是讲互联网,还是讲创业,还有养生,甚至文学,都兴趣不大,唯一的收获,就是跟讲者合影。我长得既不轩昂又不帅,还不上相,照片发出去没人 ...

勇于负责,敢于担当

近日,我按照点击流程,打开收看了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思想政治工作部与中央电视台共同策划拍摄的大型电视文献记录片《担当》。 该片由《寻觅》、《创业》、《征服》、《跨越》四集组成,每集都以大量的影像资料,实拍画面和人物采访,全景式地梳理和展现了石油天 ...

大写秦岭

秦岭是座美丽的山脉,山脉很大。东西长一千六百公里,南北宽二三百公里,海拔数百米到三四千米不等。在中国的版图上,它像一条卧在大地中心的长龙,龙头在西,龙尾向东,龙爪便匍匐在东西两头。由于它地处中央,便成为一种地域、河流、气候、生态、动物与植被、人文与 ...

你在他乡还好吗?

总在这样的雨夜,想起风雨飘摇中一个乡间女孩的面容,虽然我们从未真正谋面,但那近百封长长短短的信,使我得以进入她心灵的深处,她的一举一动总引来我的关注和忧虑。? 1989年5月,我的处女作《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在《农村青年》得以刊发。那是一篇仅有800来字的小 ...

一朵落花的遗言

走过绿荫小道,地面上一朵落花,触动了思绪,于是随笔作文。 ——题记 是的,我自己也始料莫及,原以为,我会灿烂一个春季,然后,带着赞赏的目光,带着暖暖的不舍,轻轻地告别世界。 没想到,一阵风雨,我在刚刚绽放的时候,过早地零落了。 首先是风,夹带着些许的冬 ...

不如好好写写诗词

随笔 不如好好写写诗词 于公谨 现在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喜欢“快”,也讲究“快”。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快”就是好的。而很多人当“快”不起来的时候,就会开始糊弄,开始着用自己的方式来解释着某些东西,是否得到了认可是不知道的,只是图一个“快”,或者是 ...

紫荆山下喜相聚

春风漫漫紫荆山,杨柳青青水洛城。三月的春风吹拂了洛河两岸,在21世纪虎年“元宵”节这天,一群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卧龙(阳川)儿女,相约在紫荆山下,欢天喜地、轻歌曼舞,以别开生面的方式“闹元宵”。 正月十四日晚饭后,手机铃声响起,掏出手机一看是老K打来 ...

黄土高坡的风

很多年以前,一首《黄土高坡》唱响了大江南北。优雅的歌声中表现出了黄土高坡人的纯朴厚重的民风,洒脱不羁的个性,豪迈舒畅的旋律感染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这首歌也让更多的人加深了对黄土高坡的祈盼和向往,在祈盼和向往中渴望着解读黄土高坡的神秘色彩。 多次来黄土 ...

三把铜钥匙

母亲的眼闭了 永远地闭了 母亲的手松开了 手心里 几把泛着古铜色的钥匙 再也没有了秘密 我把院门打开 我把房门打开 我把母亲的梳妆台打开 看见了梨花盛开 看见了米面油柴 看见了花花绿绿的衣裳 看见了母亲年轻时的笑脸 我不知道 怎么才能够把母亲的心锁打开 我不知道 ...

清明时节忆父亲

又是一年清明节。又是人间伤心日。 在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节令里,我们总是要在内心深处,对已经故去的亲人产生出格外的思念之情。日升月落,冬去春来,岁月的脚步总是那般匆匆,从不肯少许歇停。我的父亲,离开我们整整二十七年了;而我的母亲,也离开我们一年零七个月 ...

病中的姥姥

姥姥病了,睡倒在床上大半个月了,脸色灰暗,气息奄奄,仿佛去日无多。 一直以来,姥姥都特别在意自己的身体,稍有不适便缠着儿女们陪她去买药瞧病,做各种检查。姥姥的养老金和低保以及所有积蓄大都消费在医院了。姥姥只相信医院和医生,她说只有医院和医生才能救她的 ...

一封寄往天堂的信

亲爱的爸爸: 你好吗? 爸,你知道吗?自从你离开这个世界,我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了爸爸这个称呼,这两个专属于你的两个汉字也被带走了。不知道你在那里过得好吗,你的病好了吗?最近身体怎么样? 爸,你知道吗?你刚离去的那一年,我几乎流尽了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 ...

送葬

我看见他的灵前有三炷香,在香炉中伫立燃烧着,看着香的烟雾在逝者头上缭绕,好像在诉说他曾在尘世里的经历曲折、苦情哀乐、留恋和嘱托。 我糊糊涂涂的跟着人群依次排到了灵床前,望着遗容,他真的是一个好人,而我只是他的朋友,我期望他好好的长寿的在人间走一遭。因 ...

永不凋谢的记忆

今天,重新踏进这武功师范学校的大门,心里充满了不知道是喜还是忧的感觉,喜的是我来学习进修音乐课了,忧的是我将以老年人的身份来了。毕业快30年没有踏进这门了,这门方向无法改变,可是模样的确变成了现代化——电动门。进入这学校,踏着脚下的路板,已不是从前的 ...

父亲像个大傻瓜

提到憨包傻瓜,我总想到父亲。他老人家,真是可气可笑又可敬。这里只说几件小事: 父亲属于大汉兼莽汉。他洗碗时,碗被掰成数瓣;舂海椒时,一举把碓窝砸穿。一次,他拿着一盒中成药问医生:“怎么吃?”答:“打开就吃,甜的。”过了几天,我问他:“那药丸是甜的,好 ...

青春美过人间四月天

牵着时光,舞着朝阳,一脉脉温情洒在青春的笑脸上。四月的清香,抵不过青春的脊梁,斗不过青春的酣畅,美不过青春的怒放。青春,她美过四月,美过这人间四月天。 四月,这丝丝入怀的杏花雨,这满含温情的桃花风,这天使模样的逐梦儿,画中的你是否还会还记得:是谁让谁 ...

青春雨露

题记:对于一个人来说,青春是灿烂的,也是短暂的。生活中的许多事,我们可以拒绝,但是,如果你热爱生命,请不要拒绝青春。 青春是早春的萌芽,栖着露珠镶着铅华;青春是含苞待放的花朵,透着希望诱着未来;青春是心头一片美丽的云彩,轻轻的她走了,正如你轻轻的来; ...

心中的那束光

你心中有光吗?那你心中的光又会是什么?下面由我带领大家走进一个有光的故事,一个男孩平平常常简简单单始终在追逐着心中的那束光的故事。 16岁那年,一个男孩子把头重重的撞上了墙上,并当着父母的面,写下了诀别书。那不为了什么,只因父亲让他放下学业,放下他所喜 ...

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诗经》不仅让我感受国学的古典深厚与唯美,跨越千年的时光,它的纯粹浪漫与温婉可人,依然能够触动我内心深处的柔软。此时,刘智晗空灵的歌声也恰好在耳边回响。视觉与听觉的双重享受,让我不由得 ...

放下

枯坐于电脑前,打开WPS,是因为有万般思绪书写,有许多许多话想说,手放到键盘处,却没有任何文字输入。 翻开日记本,有许许多多话题可供选择,每一个题目都可以以自己的生活经历为原点去展开,自成文章,却忽尔索然无味。 虽然昨夜睡得晚,今晨的生物钟却非常准时,五 ...

又将独行

在我的QQ签名中,有这么一句话:“人生就是一个人孤独挣扎的过程。”这些年我一直没改过,保留至今。这是当年在某个时间回首往事,觉得自己在远离家乡的数年里,在父母去世,亲人远离,友人寥寥无几,自己感觉孤苦无依时的心情,于是便有了一句发自内心的感悟,而这句 ...

世界有爱才永恒

昨晚,收看了CCTV1的《2019感动中国2019年度人物颁奖盛典》。 在两个多小时的晚会时间里,我一直被这些“感动中国”的人物和群体温暖着,感动着,泪水无数次的溢出眼眶,心灵无数次的激荡起伏。 “感动中国”2019年度人物分别是:一生致力于扶贫和教育的卢永根院士,用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