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几何

发布时间: 2019-11-08 08:30:28 来源: 励志妙语 栏目: 经典文章 点击: 101

朝阳晚霞,春风冬雪,每一个我独自走过的瞬间都是为了等待着你向我的心上飞奔而来。1阮宁宁觉得今天的相亲是有史以来最失败的,没有之一。做为一个大龄单身剩女,28岁的阮宁宁被母上大人威逼着相过的亲没有三十次也有二十次了,见过腼腆羞涩说话少的,也见过财大气粗眼界高的,见过侃侃而谈却话不投机的,也见过文质

岁月几何

  朝阳晚霞,春风冬雪,每一个我独自走过的瞬间都是为了等待着你向我的心上飞奔而来。1阮宁宁觉得今天的相亲是有史以来最失败的,没有之一。做为一个大龄单身剩女,28岁的阮宁宁被母上大人威逼着相过的亲没有三十次也有二十次了,见过腼腆羞涩说话少的,也见过财大气粗眼界高的,见过侃侃而谈却话不投机的,也见过文质彬彬却大男子主义的,本来阮宁宁以为她已经集齐了相亲男的多种类型可以召唤真命天子了,不想,上天为了让她清醒一点,特意为她送来了这款从没见识过的三句话不离妈妈的“乖宝宝款”。你想知道一个三十多岁头发已经稀疏肚子却要撑破衬衫的二百多斤的大男人傲娇的对着你说“我妈说星巴克的咖啡其实都是速溶的,太坑人了,下次我们自己买袋装的咖啡冲来喝,味道都是一样的。”是种什么体验吗?亲身经历者阮宁宁告诉你,那是一种严重害怕被星巴克服务员赶出去的恐惧感。所以在对方又一次语出惊人之前,阮宁宁及时打断了他,“不好意思啊,我去趟洗手间。”然后就拎着包蹿了出去。靠在洗手台上,阮宁宁长舒了一口气,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拿出手机打给苏小暖,那个总是解救她于尬聊的水深火热中的美女英雄。两声嘟嘟之后,耳边传开了英雄的声音,“怎么了又?这个又不成吗?阮宁宁,你说说你,一天到晚能干点啥,怎么的,凡人都难入你法眼了是吗?要不你上天找找?”苏小暖的连珠炮轰的阮宁宁有点耳鸣,她伸手揉了揉耳朵,脸上仿佛感觉到了被吐沫星子覆盖的温暖,“今天这个真是强敌啊强敌,我就快英勇就义了!”“报告战况!”阮宁宁组织了半天语言还是决定言简意赅,“妈宝男。”苏小暖静默的等待了片刻,“没了!?”“难道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吗?我俩坐了三十分钟他说了二十分钟他妈妈的睿智和能干,而且还是滔滔不绝那种,我从进门到现在只说了三句话。我不管,你赶紧来救我啊,你亲自来,刚才我假装收到短信说要走,他坚持要送我推都推不过,后来我又找个借口圆回去了。”苏小暖咳嗽了一声,“可是我不在S城啊,我出差了,刚下的飞机。”阮宁宁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来不了你跟我废这么半天话!”苏小暖连忙想辙,“我想想啊……,对了,我妈早上刚给我打的电话,说我侄子今天回国了,要不让他去吧。”阮宁宁如蒙大赦,肉手一挥,“男女老少都不论,活的就行!”2从卫生间回来的阮宁宁因为即将得救而心情大好,连带着看对面的人也顺眼了许多,一边打着哈哈回应相亲男的冷笑话,一边不着痕迹的关注着门口。十五分钟后,目标人物出现,阮宁宁偷眼打量,心中按照苏小暖的描述一一比对,身高、衬衫、破洞牛仔裤,板鞋全都中,唯一有出入的就是多了一顶约定中没有的黑色棒球帽。对啊,这样用帽子一遮,相亲男就看不清他的容貌年龄了,就算之后介绍人问起来也无从描述。阮宁宁思及此处,不由的一声赞叹,海归就是不一样,小小年纪心思如此缜密。只是苏小暖那侄子似乎有点呆头呆脑的,从进门起就径直往前走,目不斜视的,她递了十三个眼神出去一个都没落地。眼看着那傻小子就要路过自己这桌了,阮宁宁一咬牙,忽的站起一把拉住了他,声音有些刻意的惊喜,“你怎么在这啊?是来找我的吗?”约了人谈事情就快迟到的许诺被莫名其妙的一扯,回头就瞧见一位素不相识的女士,双目圆瞪兴奋的盯着自己,旁边桌上还坐着一位中年大叔,正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两人。强压下心中的不快,许诺礼貌的问道,“阿姨,你哪位啊?”虽然这个阿姨看起来比她老公年轻多了。阮宁宁第一次觉得五雷轰顶也不过“阿姨”二字了,虽然自己今天为了看起来能端庄稳重点确实打扮的有些老成,但是一句“姐姐”还是当的起的。瞥了一眼故意拆台的兔崽子,阮宁宁暗地里伸手在许诺腰间狠狠拧了一把,然后顺势挽上了他的胳膊,面上满是浮夸的娇羞,“哎呀,讨厌,这种时候就不要叫人家爱称了嘛!你最近不是都叫人家小甜甜的嘛!”被掐的龇牙咧嘴的许诺还没跳起来,相亲男却霍的站起,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的打量,“爱称……阮小姐,你们是什么关系?”阮宁宁还没组织好语言,怎么能平静又不失风度的拒绝对方,这边迅速判断出情况的许诺却幽幽的开口了,声线低沉而迷离,“平时她都叫我‘大宝贝’的。”还故意在‘大’字上加重了音调,刻意突出的咬字配上他旖旎的眼神,暧昧的一塌糊涂。相亲男很快明白了过来,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你们……你们太污了,真是有辱斯文,哼,我要回去告诉我妈妈。”说完就捂着脸跑了,背影有说不出的忧伤。阮宁宁拉着许诺也跟着出了星巴克,一边走还一边谴责,“大侄子,戏过了啊,你看看,好好的一个妈宝男愣被你吓成娘娘腔了。”话音未落,就见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满头大汗的跑过来,看了一眼阮宁宁挽着许诺的手臂,自作聪明的抖机灵,“宁姑姑,看来我迟到的太对了。”说罢还转头向许诺挑了挑眉,“是不是啊,姑父?”3看着对面一身相似装扮的倒霉孩子,阮宁宁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你是?”“我是苏小暖的侄子啊,我叫苏又苏,宁姑姑叫我小苏就行。”晴天霹雳正落在头顶,眼前才来的这个是苏小暖的侄子,那她旁边这个是谁?阮宁宁僵硬的转过头,正对上许诺似笑非笑的眼神,惊觉自己还挽着人家的手臂,顿时像被烫到一样赶紧丢开手,一下子跳出了三步远。心里把自己骂到狗血喷头,阮宁宁啊阮宁宁,你是不是傻啊,人都没弄清楚你就把人家赶鸭子上架不说,还对人家动手动脚,万一人家告你性骚扰怎么办!看着平静的有些诡异的年轻男子,阮宁宁藏不住的局促和心虚,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认错人了,实在抱歉。”许诺抬手摘下帽子,随意的理了理头发,白皙俊秀的脸庞映着橘色的夕阳有种温柔的诱惑,他玩味的看着阮宁宁,“没关系的,小甜甜。”如此明显的揶揄让阮宁宁瞬间红了脸,想起自己刚才的矫揉造作和口无遮拦,阮宁宁无地自容的只想原地爆炸。下一秒许诺从容的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鼓捣了几下,然后迎着灿烂的晚霞,举到了阮宁宁的面前,“刚才的演出费,麻烦结一下。”阮宁宁那还来不及聚集的满腔感激就此烟消云散,不过想来也没毛病,既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当然也没有白掐别人一把的道理,这样反而更好,她也不用觉得太抱歉和丢脸。她麻利的打开手机,扫了一下许诺手机上的二维码,还没等开口询问许诺的收费标准,就见他一个扭身往咖啡厅里走去,阳光从身后为他披上一层锦绣,让他匆忙的步伐也有了几分潇洒。阮宁宁低头看了眼手机,什么情况?不是收款二维码而是名片二维码!一张大海落日的剪影旁边,简短而温暖的两个字,原来他叫许诺。阮宁宁唇角微翘,几个意思?这是跟她要微信了?臭小子,算你有眼光,看到了姐姐我职业套裙优雅盘发下也遮不住的青春美丽。想起刚才手心底下蓬勃有力的肌肉和凌乱发丝下可盐可甜的脸庞,阮宁宁果断点了添加申请。确实不能怪阮宁宁见色起意,实在是许诺在她近两年相过的各款奇葩油腻中年男人中太过出类拔萃了,而且现在又似乎给她留了点念想,她很难不想入非非。阮宁宁收起手机,深吸一口气,虽然暂时无关心动,但是何妨一试呢?!许诺,你这棵小嫩草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姐姐我嘴下不留情了。二楼上刚才只是看阮宁宁太紧张了才想开个玩笑的许诺对自己给错了二维码的事浑然不觉,只是不知为何后脊隐隐有些发凉。苏又苏偷摸的给姑姑打完小报告后,一抬头就看见阮宁宁站在台阶上,笑的阴险狡诈,识相的打算告退,“宁姑姑,我先走了啊。”阮宁宁侧眼看了看他,想起自己刚才丢的脸,气不打一出来,“呵,苏又苏是吧,看我不把你打成非常酥!”4猛K了苏又苏一顿的阮宁宁心里终于痛快了一些,想着今天反正跟医院请了假,现在时间还早,就去超市买了牛排和一些蔬菜还有阮妈最喜欢吃的西兰花,准备回去做点好吃的。阮宁宁在S城的瑞安医院上班,是一名急诊科的护士,平时里不是没日没夜的上班就是没日没夜的补觉,除了耽误了自己恋爱的好时间外,平时对妈妈的陪伴也很少。父亲去世的早,自己工作又忙,妈妈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家呆着,独自做饭吃饭洗碗拖地,整天围着那个家打转,很是孤单和乏味。之前晚上有空的时候还喜欢下楼去跟小区的阿姨们跳跳广场舞,可近两年随着自己年龄越来越大却始终找不到男朋友,被很多阿姨明里暗里询问的阮妈因为觉得丢脸,连唯一的爱好也丢失了。想到此处,阮宁宁一阵愧疚心疼,觉得自己实在是没出息,让妈妈在小区里抬不起头,于是又毫不犹豫的往购物篮里添了两斤排骨。说到男朋友,阮宁宁不由的拿出手机想打开微信看看许诺有没有通过她的申请,没想到苏小暖的电话恰巧打了过来。阮宁宁手指一划,接了起来,“怎么了?”“阮宁宁,藏的够深的啊!快点从实招来,那个小狼狗是谁?什么时候勾搭上的?”被八卦气息包围的阮宁宁咬了咬牙,苏又苏……“哪有什么小狼狗啊!我是认错人了,把他当成了小苏,闹了好大的笑话。还有你侄子,来的晚还大嘴巴,看来我打他打轻了。”“小狼狗确实存在,但不是阮姑娘的。哎,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再见。”被苏小暖噎的半死的阮宁宁也顾不上看微信了,直接把手机装进包里就回了家。一进门,就看到自家太后双手抱臂端坐在沙发上,面色严肃,眼神凌厉,阮宁宁心中一沉,得,这是又要开审了。每次阮宁宁相亲回来,阮妈都是这样一副做派,必要仔仔细细的询问她相亲的细节以及结果,她若不想和对方继续接触,必须得说出五条以上的理由并让阮妈信服。可是今天闯了大祸的阮宁宁一边进厨房放下菜,一边试图用美食战略解救自己出炮火圈,“妈,晚上我来做饭吧,菜单我都想好了,煎牛排,盐水虾,玉米排骨汤,再来一个您最喜欢的蒜蓉西兰花,三荤一素,怎么样?”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冷冷的声音,“事出反常必有妖,阮宁宁做饭必有诈。说吧。”阮宁宁被走路没声的阮妈吓了一跳,“妈,你吓死我了。”“呵,这么容易吓着,做亏心事了吧。说,那个小鲜肉是谁?”阮宁宁这下真的被惊着了“什……什么啊?”“还跟我装啊!你王阿姨说了,人家小伙子哭着回去的,说你都有男朋友了还去戏耍人家。阮宁宁你可以啊,老牛还吃上嫩草了,你也不怕嚼不烂。你说我让你正儿八经找个男朋友结婚怎么就这么难,啊?你找个年纪比你小的,能靠谱吗你说……”听着阮妈又要开始滔滔不绝了,阮宁宁连忙打断,话也顾不上过脑子了,“现在都流行小狼狗好不好,我就不能有一个了?”阮妈停顿了两秒钟,彻底爆发了,“你还小狼狗,你咋不找个哈士奇呢!”5当天晚上的阮宁宁少见的失眠了。除了因为她调动了所有的脑细胞给阮妈普及了两个多小时关于“小狼狗”的解释太兴奋了以外,更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从下午到半夜已经八个小时了,许诺也并没有通过她的好友申请。这让阮宁宁有些纳闷加失落。欲擒故纵也不是这样玩法啊!哪有不给鱼上钩的机会的,现在年轻人的套路真是看不懂啊。把手机扔到一边,想起刚才阮妈让她三天之内把小狼狗带回来见家长,她觉得自己今晚彻底不用睡了。本来是想用来挡枪,结果把自己变成了活靶子。现在怎么办?别说小狼狗了,哈士奇她也找不到称手的啊。阮宁宁猛的一拉被子盖在脸上,无声的呐喊,天要亡我啊!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班的阮宁宁一到护士站就被迫接受了来自同事们的刑讯逼供时,她才知道了什么叫谣言害死人。原来神经外科的程大夫昨天轮休也去了星巴克见朋友,好巧不巧的就坐在阮宁宁相亲现场附近,目睹了整个过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整个急诊科室,现在大家都知道阮宁宁有一个小男朋友得知她去相亲急吼吼的赶过去冲冠一怒为红颜气哭了情敌最后两人相亲相爱的事情了。阮宁宁面对着一张张八卦的脸,不想无语问苍天,只想问问程大夫他从哪里看出来的相亲相爱。来不及回答,就见门诊推进了一位病人,头部受了伤,鲜红的血顺着额头淌下来,将白色卫衣的领口都洇湿了一大片。阮宁宁连忙准备好缝合包扎等器械,小跑着进了处置室。里面李医生已经迅速找到了出血位置并剃掉了伤口附近的头发,拿上她递来的器具就开始处理。几分钟后,伤口包扎完毕,病人全程十分配合,连声都没出一下,只在最后对李医生道了声谢,“谢谢医生。”刚要转身出去的阮宁宁听这声音有些耳熟,对着那满是血污的脸一顿辨认后,这不是昨天那个撩了一下就跑的家伙吗?“许诺?!”今天的阮宁宁穿着一身粉色的护士服,护士帽下的小脸白皙纤巧,眼睛水汪汪的扑闪,微张的小嘴有些惊讶。昏昏沉沉的许诺看了好几眼才认出来,“小甜甜,是你啊!”顾不上他不合时宜的称呼,阮宁宁走到他跟前,“你这是怎么了?”许诺昂了昂头,语含骄傲,“路见不平,见义勇为。”阮宁宁把手中的镜子举到他面前,“英雄,失敬了。”一声哀嚎响彻急诊部,“我擦,我的头发!”6阮宁宁扶着许诺走在小区里的时候觉得事情的发展实在是太玄幻了。刚刚在医院,包扎好了的许诺由她负责带着去三层做脑CT,去办检查单的时候才发现被许诺从家庭暴力下解救出来的那位女士把他送来就跑了,并没有为他垫付医药费,而在推搡中被踩坏了手机的许诺现在身无分文,所以阮宁宁这个熟人得先帮他交下款。这话是许诺说的,“我在这医院里只有你一个熟人。”看阮宁宁不想搭理他,许诺又连忙开口,声音里有假惺惺的局促,“我是学计算机的,现在在做游戏开发,平时比较宅,交际也很少,朋友不多,也不太会跟人打交道,尤其是女生,你别介意啊。”阮宁宁一边交钱一边暗暗腹诽,真是个戏精,装可怜一套一套的,昨天油嘴滑舌口出污语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木讷!后来程大夫下来送CT片子,一下子就认出了许诺,眼神暧昧到爆炸,一个劲的对着阮宁宁叮嘱,走路要搀扶饮食要营养晚上要陪伴,总之一定要照顾好她脑震荡的男朋友许诺。多么奇妙的缘分,许诺居然跟她住在同一个小区,于是看到资料上住址的护士长大手一挥,“小王替你值班,你送男朋友回去吧。”一路上许诺很精神,完全没有头晕呕吐等后遗症,不停的跟她讲他的新游戏,全然不顾这对一个从来不玩游戏的小白来说是多大的煎熬。阮宁宁翻了个白眼,如此自顾自的演说,许诺要是她从前那些相亲对象,真是分分钟被拒绝啊!不过现在的她却有了一种聒噪的舒心。一直以来竖起防备对相亲对象诸多排斥,已经很久没有跟一个异性说过这么多话了,不说多喜欢,只觉得不反感。或许是许诺一出现就帮了她,又或者是许诺压根没有对她表现出半点兴趣反而让她觉得舒服,不像那些相亲对象,总是目的性太强,句句话往结婚上聊,总让她有种压抑的窒息感。阮宁宁叹口气,你说人是不是贱,上赶着自己的嫌人家烦,对自己无所谓的反而觉得不错。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抬头一看,觉得这个世界就在此刻从玄幻变成了惊悚。她的母亲阮太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与许诺相携而来,脸上喜笑颜开,显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脑补着一些什么。不顾阮宁宁使眼色已经快抽筋的眼睛,阮妈一脸笑意的迎上来,开口就确定了许诺的身份,“你就是小狼啊,你好你好。”许诺一脸懵逼,但还是礼貌的点头,“阿姨好,我是阮宁宁的朋友,我叫许诺。”阮妈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终于发现了许诺头上的纱布,一脸关切,“这怎么受伤了啊?要不要紧呐?”许诺满不在乎,“没事阿姨,就是一点外伤,缝了四针,不要紧。”“哎呀,都缝针了,那流了不少血吧,赶紧的来家里,中午阿姨给你炖排骨补补啊,就在我家吃饭。”说着就上去拉许诺。阮宁宁对阮妈的热情有些无奈,看了呆愣的许诺一眼,怕是被阮妈吓着了,“妈,你干嘛呀这是?他是头受伤,不是手受伤,他自己能做饭的。他家也住这,几步路就回去了。”想起自己家空空如也的厨房和连续三天泡面的味道,许诺突然有些浑身无力,“哎呀,阿姨,我刚才忘记了,医生说我还有点脑震荡,不能做饭。”7看着饭桌上狼吞虎咽的许诺,阮宁宁用筷子狠狠的戳着碗里的米饭,这个戏精。排骨在他跟前,鸡块也在他跟前,就连阮宁宁拌的水果沙拉也在他跟前,看着自己面前剩下的那盘花生米,阮宁宁把筷子一扔,这饭没法吃了。一个刚认识了两天的男人成为了她妈心目中的准女婿然后登堂入室的在她家吃饭,而最尴尬的是,这是一个极其容易被拆穿的谎言。没来得及跟许诺对词的阮宁宁心中一阵打鼓。可没想到许诺不知是单纯的听不出阮妈的试探还是故意顾左右而言他,总之不仅机智的化解了阮妈所有的旁敲侧击,而且还舌灿莲花把阮妈哄得不亦乐乎,一顿饭下来,气氛融洽,宾主尽欢,两人还约定了许诺伤好之前都在阮宁宁家吃饭。想起阮妈拍着许诺的肩膀,几乎眼含热泪的样子,阮宁宁就一阵的心虚,她似乎看到了露馅后被阮妈花式吊打的场面。在阮妈的强烈要求下,阮宁宁饭后亲自送了许诺回家,许诺邀请她进去坐坐喝杯茶,就当是答谢中午的招待。屋内的装修简洁硬朗,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妥妥的直男审美。客厅的沙发上凌乱的扔着几件衣服,厨房里却格外的干净整洁,只有垃圾桶旁边堆了几个泡面盒。许诺端了两杯茶过来,“坐吧。”阮宁宁左右打量,“你一个人住?”许诺将茶杯往阮宁宁面前推了推,“许诺,二十五岁,身高181,体重137,本科学历,老家M城,父母健在,家中独子,毕业后一直跟朋友们在做游戏开发,目前有一款网游上市,收入还可以,有一套房全款,一辆车按揭,平时喜欢玩游戏,偶尔健身,不喜欢旅游,爱吃肉,讨厌香菜。”阮宁宁有点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许诺站起身,自上而下俯视阮宁宁,一副了然的样子。“你不是跟阿姨说我是你男朋友吗?最起码的了解得有啊,别露馅了。”阮宁宁感觉自己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脸,睁眼说瞎话还被别人抓包实在是够丢脸的,“你……怎么知道的?”许诺看着阮宁宁在沙发上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的样子,只觉得好笑,“我们理科生都有很强的逻辑思维推理能力,恰巧我成绩一向名列前茅。”阮宁宁干笑两声,“不好意思啊,因为我妈误会了我才将计就计的,我一会回去了就跟她说清楚。”许诺轻轻摇头,“不用,我可以帮你,但是你也得帮我两个忙。”边说边往卫生间走,“我看不见伤口,你先帮我洗个头,还有,我妈明天来,你懂的。”8阮宁宁给许诺洗头的时候,心里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老话说的好,谁家还没有个催婚的妈呢?难怪许诺那么快就入戏了,原来他也想让她冒充女朋友,那么现在他们就是互帮互助的伙伴,而不再是她单方面的有求于人了。许诺脸朝上躺着,紧闭的眼睛下卷翘的眼睫随着呼吸微微颤动,整个人是极松弛的感觉,阮宁宁知道,这从心理学上来说,是一种对来人极为信任的无防备状态。这种认知让阮宁宁开心于他在她面前很放松又失落于他在她面前太放松,一点在女生面前的拘谨都没有。感觉到阮宁宁的走神,许诺睁开眼睛,“小伙伴,你再这么一个地方洗下去就只能有一个秃头男朋友了。”“我说你怎么那么好心,原来小算盘打的比我还响,我可只是让你挂个名没让你干活还管你饭,你还奴役上我了!”许诺慢悠悠的开口,“我妈可是只呆三天就走了。”阮宁宁回过味来只能恨恨的闭嘴,手下多用了把力,哎,谁让她用得着人家许诺的时候更多呢!自下而上的看着阮宁宁哭丧的小脸,一副想炸毛又不敢的样子,许诺暗暗好笑,明明是二十七八的大姑娘了,怎么会这么可爱,喜怒都形于色,什么小心思都藏不住,看起来一脸横,其实是个再软萌不过的了。许诺享受的闭上眼睛,突然觉得自己昨天那个忙帮的实在是太好了。阮宁宁伺候完许诺以后又捎带着把他的房子收拾了一下。因为许诺说,如果许妈明天来看到房子乱成这样,肯定会对她这个女朋友不满意的,说不定就会让他俩分手的……这就差明着说的威胁简直有用至极。所以许诺就去玩游戏而阮宁宁就去拖地擦桌子洗衣服了。等到收拾停当已经下午五点多了,许诺关了电脑走过来,看了眼坐在那里喘气的阮宁宁,“走吧。”“去哪啊?”许诺潇洒的转身,“去你家吃饭啊,到饭点了,阿姨中午说下午给我做鸡丝汤面的。”阮宁宁觉得,之前的那个合作协议或许应该再考虑一下。看着吃了三碗汤面的许诺,被捧场的阮妈妈开心的不得了,又连忙报出了明天的菜谱安排,可阮宁宁心里却有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想起堆积的泡面盒还有冰箱上贴了半扇门的外卖名片……许诺他不是捧场,他是真的很久没吃过家常饭了。“阿姨,明天我妈来看我,我就不过来吃饭了。”阮妈突然精神大振,“哎呀,亲家要来啊,那明天一起吃饭呗。”阮宁宁在旁边真是干着急捂不上阮妈的嘴啊,别说是假的了,就是真情侣也没有女家先提会面要求的啊,真是太丢脸了,“妈,你瞎说什么呢,什么就亲家就会面了……”“好啊,我来安排。”阮宁宁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许诺看着她笑的春光灿烂,眉眼弯弯都是阮宁宁喜欢的弧度,“我妈一定也会很喜欢宁宁的。”9晚上阮宁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许诺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会很喜欢?那是代表有人已经喜欢自己了吗?那,那个人会是许诺吗?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阮宁宁就有些呼吸不畅心跳加速以及脸庞发热。于是早上起床一开门就看见在自家饭桌旁边欢快的吃花卷喝稀饭的许诺时,突然就有了些羞赧,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皱巴巴的睡意,立马躲回屋里捯饬整齐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满意了才施施然的走出来。许诺看着浑身不自然走路僵硬的阮宁宁,还没开口,阮妈就吵吵开了,“你怎么还没吃饭就化好妆了?”有这么一个专业打脸的老妈阮宁宁表示分分钟想钻到地缝里,“那个我……不吃早饭了,我去医院吃。”看着羞恼的就快跳脚的阮宁宁,许诺忍不住笑意,“宁宁化妆了吗?看不出来嘛,她一直就很漂亮啊!”这样没有原则的彩虹屁让阮宁宁嘴角忍不住的往上翘,连忙在彻底失态之前拿着包就跑了出去。没走几步就被许诺追上,“一起走吧。”阮宁宁眼神左右忽闪就是不敢看许诺,“你要去哪?”“医院啊,去换药。”到了医院,阮宁宁换了衣服就开始忙了起来,大早上的急诊也不消停。没一会许诺就从门诊换了药过来,提着一份豆浆油条递给阮宁宁,“拿着吧,早饭,我刚去买的,还热着,趁不忙赶紧吃了。”阮宁宁还没伸手接,旁边就有人起哄了,“哎呦,给女朋友送饭了,也不管我们饿不饿,反正狗粮管饱了。”阮宁宁扭头瞪着无处不在的程大夫,不在自己科室呆着,见天的往急诊科跑,就怕谁不知道他看上沈护士了似的。许诺倒是乐呵呵的,“改天我请大家吃饭,程大夫也去啊。”“必须的啊,我可是第一手资料提供者。对了,记得过两天来复查,这两天洗澡小心伤口别碰水啊。”“嗯,知道了,谢谢程大夫。不用担心,都是宁宁帮我洗的。”然后,世界瞬间安静了。阮宁宁只想用手中的纱布包住脸,小伙伴啊,你话能不能说全了啊,洗头,是洗头!整个科室浮想联翩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下班许诺来接她的时候,“我来接你去饭店,阿姨和我妈已经先到了。”阮宁宁觉得有些棘手,“你为什么要安排见面呢?我妈那里搪塞一下就过去了,你这样弄以后我们散伙了不是让老人更伤心吗?”许诺无所谓的耸耸肩,“服务当然要给全套了。”有什么东西陡然坠下,哗啦一声,摔得粉碎。果然如此,阮宁宁觉得许诺这么敬业她该高兴才对,可是心口却像堵着什么东西一样,有些钝钝的痛。看着阮宁宁瞬间失落的眼睛,许诺突然开口,“阮宁宁,你是不是喜欢我?”10一如许诺说的,许妈真的很喜欢阮宁宁。从学历到工作样样都满意,从样貌到身材什么都觉得好,就连她比许诺大三岁的年龄许妈也觉得非常合适,说是女生大一点能管着照顾着成熟晚的男生。说到底还是因为,许妈知道,这样活泼灵巧又软萌可爱的姑娘确实是许诺喜欢的类型。饭桌上许妈不停的给阮宁宁夹菜,一会说她太瘦了要多吃点,一会又说她护士工作太累了要多休息。转过头对着阮妈又是一通夸赞,说她好修养有本事,教出了这么大方懂事又可爱的女儿,长得好看说话也好听,总之就是哪哪都好。阮宁宁看着亲热又开怀的两个妈和对面眉眼含笑的许诺,心中都是盈盈的温热和满满的期盼,这样的好日子,终究是来了。刚才在来饭店的路上,许诺跟她说了心里话,“宁宁,我从小就是个有些无趣的人。上学的时候就只知道学习,毕业后就一门心思的做游戏,平时也是宅在家里,我的生活中除了电脑游戏几乎没有其他。很多话我想说却没人说,渐渐的我就不太会说了。直到那天看见你,你的眼睛看着我就像会说话一样,还有那拙劣却可爱的演技,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比我的游戏还有意思,所以我才帮了你。”阮宁宁半信半疑,“那我加你微信你怎么不加?”“我根本不知道我把二维码弄错了,也不知道那是你,不认识的女生我向来不加的,这点你可以放心。”阮宁宁眼珠一转,“我放什么心啊我就一个假冒的。”许诺把车停好,转过头看着阮宁宁,“宁宁,虽然咱俩一开始说的是假的,但是我们的好感是真的,要不……咱俩试试?”阮宁宁心中一震,直直的看着许诺,这个认识时间很短却给了她很多种心情的男生,年轻帅气却善良诚实,不太会说话却有很多真心。阮宁宁知道,比起那些年龄合适学历相当的相亲对象,她更喜欢许诺,不是很喜欢但是确实喜欢。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真的试一试呢?往后的岁月很长,他们也许能携手也许会走散,可是那又怎样,谁都该有一次奋不顾身的勇气,不是吗?路边的灯火阑珊,映照的阮宁宁眉眼温柔一片,她轻轻启唇,语气却坚定,“好,我们试试。”吃完饭后回到小区的四口人一起在楼下的公园散步,碰到相熟的阿姨,阮妈激动的跟人家介绍她的亲家母和准女婿,那阿姨哈哈的笑,感叹阮宁宁的缘分这样近却来的这样迟。微凉的夜风吹起阮宁宁的头发,肆意飞扬,右手心是许诺温暖的手掌,有种久违的安心和依赖。是啊,来的迟一点怕什么,终究会来。流年似水,时光沉沉,你或等待或寻觅,但是不要怕,因为终有一日,那个人会带着永恒的珍惜向你飞奔而来。

本文标题: 岁月几何
本文地址: http://www.lzmy123.com/jingdianwenzhang/101178.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励志妙语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最后一趟的公交岁月几何
    Top